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泰顺谢融脱居士书一

  吾有知乎哉,无知也,有鄙夫问于我,空空如也,我叩其两端而竭焉。此圣人以己之心无念虑,而随机说法示人也。断断不可会作谦词。夫圣人之心,犹如明镜。空空洞洞,了无一物,有何所知。鄙夫致问,如胡来汉来。叩两端而竭,如胡现汉现。叩字,义当作即。两端者,所问与其机也。而竭焉者,恰恰合宜,无过无不及也。即佛门所谓契理契机之谓也。若唯契于理,而不契机,于彼无益,便成闲言语矣。如问仁,问孝,问政等,所问是同,而所答各异。乃即彼之机,答彼之问,看孔著楔,对病发药,恰恰合宜,了无一毫机教不投之弊。若非心空如镜,安能使之若是乎。讲章以空空属于鄙夫,可谓枉读圣贤书矣。孔子之心,至诚无妄,故曰空空如也。颜子去圣一等,虽未能究竟无妄,而其妄亦无几何,故亦得屡至于空。三月不违,即是其事。故夫子许之以庶。若以为箪食瓢饮屡至空乏,而不改其乐,故许以庶。则是捨本逐末,大失圣人因机定评之至论也。至于子贡货殖。乃随类论及,何可以令其针锋相对。圣人因人论人,岂效后世做试帖诗,必须对得恰好,方为合格乎。然此乃以阁下志慕佛法,不妨将圣人之心,随机指点。若向三家村里训蒙,当以朱注是守。否则守文之徒,谤焰四起。不但不能知圣人之心,反因之毁谤佛法,由是永沉苦海。大失圣人叩两端而竭焉之深旨矣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