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与广东萧永华孝廉书(代康泽师作)

  五灯会元,各经房仿单俱无,无从购请。但不知阁下求此书之意,故不禁覙缕云。为真参实悟,洞明自心,彻见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耶。抑欲学其一棒一喝,喝佛骂祖,但取口舌辩给,以邀誉于流俗耶。或欲记其言句,以雄笔札,使挥毫染翰时,神机活泼,文词幽邃,如苏子瞻辈出词吐气,殆非食人间烟火者所能也。若欲得第一者,须先研究佛经,使教眼明了。又须亲近具眼高人,得闻一言一句,穷参力究。至力极功纯,自然冷灰豆爆,彻悟自心,如伸手见掌,了无自他之疑。又须高人印证,恐或错认消息。若能如此,再看此书及一切禅书,犹家里人共家里人说家里话,但有所益,毫无所损。若未能如上用功,及开悟印证。先观禅书,欲得开悟者。如蒙尘古镜,欲顿发光明,不去磨垢,但涂白粉,涂至经劫,亦无光发。所谓依他作解,塞自悟门,说食数宝,何济饥贫。若欲得第二者,则虽是善因,反招恶果。此现世僧俗同陷之万丈深坑也。良以禅宗举扬,皆归向上一著。悟者便能神会,迷人尽随语转。不知古人棒喝喝骂之意,便以此为行持。其失岂止王莽学周公,曹操学文王。醍醐上味,为世所珍,遇斯人等,翻成毒药。裴公美谓得其意则疾成佛道,失其旨则永入泥犁。可不惧哉。祈阁下勿萌此念也。至于欲文类古人作词料用者。不知古人皆于自心大有发明,故出言吐词,妙合禅机。譬如庖丁解牛,由基射猿,非学而能者也。 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