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永嘉某居士书二

  法幢和尚,宿具灵根。初为真儒,后为真释。可谓不枉读书学道耳。世有真儒,方有真僧。彼无赖之徒出家者,固皆破坏佛法之魔王外道也。其语录皆痛快直捷,豁人心目。可以刊板流通,以为禅家法宝。然此乃唯发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道。吾人专修净业,勿于彼言句中捉摸卜度,以致两失其益。不可不知。宗家提倡,唯指本分,此外概不阐发。其修因克果,断惑证真,皆密自修持耳。门外汉见宗家不提此等修证道理,遂谓宗家全不用此等法,便成谤宗及谤佛谤法矣。马僧摩见地高超,文字美妙,亦可寿梓流通。王幻如于宗门非无见处。但以不肯深研教理,兼亦绝未亲近知识,故只成一个宗门文字知见而已。其人于光绪廿一年乙未春至普陀,于法雨寺住持化闻和尚座下披剃。未受戒,居半载归家,而遂复为居士。初册中谓丙申至普陀,与化闻为知己,拟欲剃染,因家事促归。其言行不相应,于此可见。光曾见其人,未与一言相交。问其常与相晤者,彼何行持。言亦不念佛,亦不看经。其明心录中所说,半皆彼昔时镜花集中之言。其禅宗之意,实有所得。禅宗之行,实未措办。故致不知时务,妄投法药,致令无知无识者,学此空套子话,反拨弃经中实理实事以自盲盲人耳。其始终不露出朝代及年号者,皆其意欲后世谓己是上古之高人而已。此全体是凡夫生死结业心,何尝有任运随缘自乐天真之意。此等人亦不可赞,恐人因我赞而认彼为全是。亦不须谤,恐人因我谤而谓彼为全非。但子守子法,吾行吾道即已。哪有闲工夫论他家不关己分之闲事乎。卍莲净土诗小序,前两行发明遮表一心,亦属谬论。善导专修净业,可名表专一心。永明万善圆修,何名遮专一心。直是一错到底。当云净土法门,修有专圆。由众生根器不一,致诸祖立法不同。善导令人一心持名,莫修杂业者。恐中下人以业杂致心难归一,故示其专修也。永明令人万善齐修,回向净土者。恐上根人行堕一偏,致福慧不能称性圆满,故示其圆修也。要之人未到大彻大悟地位,其立言决难无弊。譬如井蛙,只见一井量之青天而已。随自意三昧校正重刻序,于初发心菩萨,约大心凡夫,通说。约圆教初发心住菩萨,正说。了此则不生我慢与退屈二种过愆矣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