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周群铮居士书五

  天下事皆有因缘。其事之成与否,皆其因缘所使。虽有令成令坏之人,其实际之权力,乃在我之前因,而不在彼之现缘也。明乎此,则乐天知命,不怨不尤。素位而行,无入而不自得矣。汝独不知身为人子,义当从亲之命。又欲为人徒,犹当从师之命。然父母为子谋者,或有不当,以恩爱重而或有偏处。师则既能视为知识,断不至所谋过于失当。居尘学道,即俗修真。乃达人名士,及愚夫愚妇,皆所能为。勉力修持,以在家种种系累,当作当头棒喝。长时生此厌离之心,庶长时长其欣乐之志。即病为药,即塞成通。上不失高堂之欢,下不失私室之依。而且令一切人同因见闻,增长净信。何乐如之。但祈上遵母命,并顺光心。随分随缘,自利利人。菩萨捨头目髓脑,以救众生饥饿。在家修行,于亲于汝,皆有大益。何得妄生违拒。如必曰决欲依我心行,光岂能令其不许如是。但祈将师徒之假名字取消,一任汝拜甚么高僧,光概不过问。他日相见,一同路人,不得犹执师弟之礼。若不如是,且请依我所说。代光劝化瓯江士女,同入莲池海会。较与汝强欲为僧,致高堂失其欢心,兄弟妻室各怀忧念,而瓯人妄生诽谤佛法之心,与业,其得失实不啻天地悬隔。汝试详审思之。光其为汝耶,害汝耶。光言尽于此矣,过此则一字不肯虚写,任汝自便而已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