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

上一篇 下一篇

蔡伯伦居士嘤鸣集序

  人生世间,固宜各尽其伦。否则名虽为人,实与横行之异类,有何区别。孟子云,人皆可以为尧舜。佛经云,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皆堪作佛。其为尧舜作佛之要,在乎力行孝弟,与夫返妄归真而已。其资之以成始成终者,在于克己复礼,闲邪存诚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而已。近世新学派,竞学欧风,废经背伦,以至公然提倡仇孝公妻裸体等,直欲人与禽兽无异,其丧心病狂也甚矣。伯伦居士,寄居台湾,已三世矣。当弱冠时,即欲归本祖国,以母氏不欲远徙,勉留夷邦,服职多年。及母氏服阙,幡然来归,可谓特立独行,敦伦尽分之士也。侨寓沪上,以相为业,凡遇来者,无论其相之善恶,皆勉以修德积善,以祈善者益善,不善者亦善。深合命自我作,福自己求,与夫有心无相,相随心生,有相无心,相逐心灭等义。而且于议论中,辄谆谆于三世因果报应,与夫净土横超法门,俾一切人由问相而得入圣贤之域,以及往生极乐之邦,其挽回世道人心也大矣。固知有志于济世济人者,虽不居位行政,亦可施行也。因为易其名曰伯伦,不知北仑居士以为然否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