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刘汉云杨慧昌居士书(民国二十年)

  值此大灾见告,当随己力设法救济,以尽自己之天职,则其利大矣。光一向不做事,凡所有施资,均归于印书,或救灾用。今年六月,汉口初发水灾,明道师往上海,代捐一百圆。后其水更大,又捐一百圆。一弟子以芜湖水灾,函祈募赈。光复彼信,谓光一向不募捐,况在关中。汝愿每年给二百圆作用费,祈将此助赈,以后永勿见给。随汝捐二百也好,四,六,八,千也好。后一弟子曹崧乔,往江北赈灾,打电令光劝捐,光送印书洋一千赈灾。高鹤年,来函祈救灾,光令交二百三十元。此今年赈灾所出者。光作此说,非自夸功,盖欲汝等同皆发心,随分随力而为救济。有力出力,无力出言劝有力者,亦是善事。又今之女人首饰,臂钏,耳坠,戒指均不可带,带之则招祸。若留之与儿女,则是贻祸于儿女。若死后附葬,必致掘坟露尸,其为辱也,大矣。若肯赈灾,则是送祸去而迎福来矣,祈与一切人发挥此义。若女界中肯如此以施,则其款巨矣。勿谓我语迂阔,实为至理至情。彼高邮,邵伯之富人,在先何尝不念念为子孙谋,不肯少行救济。而大水一来,房屋,器具,人口,通皆七零八散,十不存一。每村数十家,求一锅一灶而不可得。曹崧乔,在扬州买锅,灶,米,火柴,数十家给一锅,以大船装去。村间用小船往放。说之令人堕泪。有房未倒者,蛇与蜈蚣,均盘踞其上,人欲上房,亦不敢上,树上亦然,可怜可怜。彼女人尚将招祸之物,不肯用以救济,则后生他世,恐亦罹此灾,而无人肯救也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