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葛志亮居士书(民国二十年)

  前日接手书,不胜欣愧之至。欣者,欣居士似有回机,不复仍旧自作聪明,妄说道理,崇科学而蔑佛法。愧者,愧我系一无知无识之粥饭僧,若有依我学者,皆成得一个愚夫愚妇之身分。欲作大通家,当拜高竖法幢之大法师,庶可不负皈依之心。若以光为师,后来必以无知无识,而悔而弃,则反成一番无益之事矣。然光是一直心直口之人,汝既谬投函于光,光固不敢允许,然亦不妨说几句淡话,以为后来立身行道,了生脱死之助。如无足人之指路,虽不能行一步,不妨问者因兹到家。汝一向说话,悉任己见,不以实理实事为准。今既知非,必须极力对治此之习气。此习不除,一举一动,皆可折福而招祸。汝先之疑问,乃是谤毁,绝非疑问,疑问,乃是自为遮掩之词。此其过咎,比直不信者为大。倘长此以往,不知改悔,则著魔发狂,大有日在。良药苦口,居士不知肯服否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