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

上一篇 下一篇

石印闺范缘起序(民十七年)

  天地以阴阳二气,化生万物。圣人以男女正位,(正位者,素位而行,敦伦尽分之谓也。)建立伦纪。天地之大,人莫能名。而人生其间,蕞尔七尺,其与天地并立为三,称为三才者,以其能敦伦尽分,继往开来,参赞化育,不致天地徒有生物之功,此所以人为万物之灵,而独得至极尊贵之名称也。倘不本道义,唯以饮食男女之欲是骋,则与禽兽何择焉。近来世道人心,陷溺已极。一班无知之民,被外界邪说之所蛊惑,竞倡废经废伦,直欲使举世之人,与禽兽了无有异而后已。其祸之烈,可谓极矣。推原其故,皆由家庭失教,并不知因果报应之所致也。使其人自受生以来,日受贤父母之善教,并知祸福吉凶,自为影响,不异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即以势胁之,令从彼邪说,否则必死,亦当以得尽伦而死为幸,决不致畏死而苟从也。天下不治,匹夫有责。天下治乱之本,在于匹夫匹妇之能尽伦尽分与否。故曰,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此固一切匹夫匹妇之天职,非独指有爵位者而言也。而家庭之教,母教最要,以人之性情,资于母者独多。居胎则禀其气,幼时则习其仪。其母果贤,所生儿女,断不至于不肖。譬如熔金铸器,视其模,即可知其器之良否,岂待出模方始知之哉。国家人才,皆在家庭,倘人各注重家庭教育,则不数十年,贤人蔚起。人心既转,天心自顺,时和年丰,民康物阜,唐虞大同之风,庶可见于今日。是以忧世之士,莫不以提倡因果报应,及家庭教育,为挽回世道人心之据。然欲提倡,须有所资。闺范四卷,乃明吕叔简先生,辑于万历十八年庚寅岁,由是风行海内,各处刻行。近已失传,人无知者。周业勤得之故书肆中,持之以示魏梅荪。梅荪见其卷一,节录四书五经,及诸传记训女之嘉言。二三四卷,备载贤女,贤妇,贤母之善行。而传前有图,传后有评。俾人触目兴感,群起景行。洵足以镇坤维而资治道,翼家教而辅母仪,不胜欣赏。李耆卿闻之,以其夫人在日,拟流通淑闺善书而未果,遂自任五百部,以成其志,祈余为序。余惟此书一出,必有具英烈天姿之淑媛,蔚然兴起,以期尽己分而完天职。上追二妃三太,于日用伦常中,调理赞襄,钧陶化育。俾丈夫儿女,皆成贤善,以臻至治。其为功德,何能名焉。因推原其致,而为之序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