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

上一篇 下一篇

吃素念佛修净业人,须平时事事多与净行相合,乃可往生。

  曹亚伯居士,湖北阳新人。天姿颇好,髫龄入泮,即与武昌起义诸公,极力提倡革命。清廷严禁,遂亡命出国,遍游欧美,与孙总理诸公互相提携。至民国十一年,居士遂不与闻国事,隐居沪滨。继在昆山置产为家。后受张纯一居士劝,信向佛法,遍读大乘各经论。至民十八九年,亲近印老以后,与森亦颇相契。逢人必以佛法相劝,提倡宣传,颇有大力。法门之事,尽力护持,不避忌讳,亦为人所难能。森为江西寺产各事,均得其助力不小。而轻财重义,清高坦白,不与人争权利,亦为今人所罕有。惜事事草率,不依成规,致所行多成游戏。所以只种远因,现生难得实益。平日以身心两强,英雄自命,期能活一百二十岁。奈因少年冶游,(此他自己常高声对众发露者。)斫丧过度,已成外强中干,故晚年亦常生病。民国二十六年秋,稍患泄泻,医治将愈,仍一再与森函约时期,来苏礼觐印老,藉叙衷曲。讵知如期之前夕,患霍乱。届时约好同伴往邀登程,见其即将垂毙。不一小时,便奄然长逝。时年六十二,仅得所期之半,为八月二十五日正午也。平昔所说一切世出世间诸事,皆成画饼。此则游戏法门,现生难得实益之铁证。修净业人,对其不依成规之一切,当切戒之。
  彭守拙居士,江西南昌人。民十八年,特来沪选素厨司,到南昌办蔬食处。因至太平礼印老,始与森认识。后又在佑民寺,办佛经流通处。由作事认真,得诸居士信任,故两处事务,皆归经理。对法门中事,随缁素诸公之后,护持提倡,亦竭尽心力。森为南赣寺产诸事,多资设法,为益亦深。但因儿女多,家无恒产,维持家计,颇费辛劳。自修功课,虽不能无间,亦不肯放过。年五十余,因积劳身弱,致常生病。至民二十七年七月间,预知时至,先对家人说定时期。届时家人围绕助念佛号,居士亦正念分明,于大众念佛声中,安详西逝。因其恭敬三宝,事事皆依许止净为师,闻往生瑞相,亦相近云。(但闻时未经笔记,尚有诸多情形,不能详尽。)
  查宾臣居士,江西九江人。向业商,家道小康。热心公益,乐善好施,地方慈善,慷慨助成,曾为九江莲社副社长。民二十四年,森过九江,初次见面,即承特别优待。二十五年,朝普陀,来苏州,相识益深。二十八年春,避难居赣州。转徙流离,仍一心奉佛,数与森通函,略商法门中事。至二十九年正月,不幸飞机轰炸赣垣,落弹于所居附近,被惊吓中风。继患脑膜炎急症,于二月二十一日申时逝世。因平日深信净土,素有修持,加以眷属亦稍知饬终要义。故虽急疾而终,仍得心存正念,毫无昏迷挂碍之象,连声称念阿弥陀佛,瞑目安然而逝。如此,按之经教,颇具生西之瑞征。亦由素行皆依成规,多与净业相合所感致。
   按此三居士,皆已皈依印老人座下,执弟子礼。对许止净居士,莫不同声赞扬。但彭查二位,一切行为,多以二老是则是效。纵有力量不及,亦自知惭愧,不敢放逸,故结果亦相将庶几。曹居士,口头称颂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唯自己行动,多近草率,殊少著实。加之素无如法礼拜持诵之定课,且随自己心行,名曰念佛,故结果亦全无影响。足征佛法贵实行,非口头所能了事。功不虚弃,果无浪得。森书此自儆,并为一切同病者戒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