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王照离居士书一

  前接手书,并款六百元,即复一函。以一百元托友人交金陵流通处,彼有信与君,想已收到。兹近数日,又接到三百四十四元,文钞,安士,嘉言,宝鉴,四种之书及邮费,通已两清。弥陀经白话注,感应篇直讲,不久当可寄来。又有学佛浅说,颇合初机,今年二次各印二万,又拟另排略大之三号字,年内或明正可出书,如要祈示知。又下次汇款,宜在交通银行汇。交通银行接到信,并信与银一并送来,颇便利。中国银行接到信,先送其信与票,令签名去取,尚须有别银行之保证。其意似慎重,其事实欲多延日期,以求得息,可恶之极。光固无碍,若小人家不能得此种保证,则受其抑勒不小。此种借名慎重,特令延期之手段,直是恶劣之极。如无交通,则中国亦可。否则不必令彼汇也。八九月间令大中书局寄(挂号寄)三十包安土书,(一百二十部)乃光陪水湿者,曾收到否。几次信中,皆未言及。此虽不算费,收到亦当示知,以释系念耳。纸板拟送新加坡及贵堂。前接新加坡一弟子信,言彼处人工纸价,比上海贵数倍,令千万勿寄,不知贵处如何。若便宜,即将纸板寄来。若在贵处反贵,则何须作此吃亏事。当在上海印以寄去,较为便宜。此语实因新加坡之说,恐反吃亏,非捨不得此纸板也。现拟将文钞,安士书,观音颂,寿康宝鉴,又设法打四付纸板。以原只两付,去年烧一付,只留一付。中华书局虽有两付,不肯借用。又且印书之价,比余书局贵。是以光又欲捨一千元,打此数付纸板,以作后来人得书之缘耳。现嘉言录,弥陀经白话注,感应篇直讲,学佛浅说,家庭宝鉴,纪文达笔记摘要,江慎修放生杀生现报录,莲池放生文合刊,龙舒净土文,护法论,此九种,俱要打四付纸板。俾后来之人,易于流通。光之为人,了无私心,以故一生不收徒众,不立门庭,不结社会。有人送光之钱,不用于印书,即用于赈急,不令由他人之钱,长自己之业。况今已六十八岁,来日无多,正好为自己与他人作往生西方之缘而已。(民十七 十月十四灯下)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