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周善昌居士书四

  前日任君来,持汝书,并二食物,谢谢。待客以素,是名大敬。以杀生敬客,殊失敬意。而世俗习惯,反以为敬,大可哀怜。今人多多好大喜功,一动即欲建筑。由欲建筑,而与地方官冲突,其干事之人之傲慢,可想而知。禁止亦是好消息。否则声势日大,或有大祸。以今人不明因果,官长多不详察。若得罪一小人,彼遂造谣肇衅,则无法维持矣。光从来不提倡建设机关事。即欲借此提倡,则宜小不宜大,以免忌者借衅耳。文钞中有与王与楫书,观之可知。光目力益衰,盖年老精神衰弱之故。至于饮食起居,尚不异昔。明道师死,弘化社亦归光主持。彼善募缘,光一生不喜募缘。随我之力,钱财有助者大办,无助者小办,俾人我各适其适即已。时局危险,当劝家人及乡人同念佛号及观音号,以作预防之计。此时之祸,与古不同,避无可避,防不胜防。除念佛及观音外,别无良策。又须认真教儿女于初开知识时,即注意。稍大,则便不受教矣。
  世间聪明人,每谓自己聪明盖世,无所不知。故古有一事不知,儒者所耻,此话也是空说。何以故,即事事皆知,谁能识得自己。自己尚不知,何得自诩为无所不知乎。贤英宿世亦有善根,故生有正信人家。而各姊均归依,彼能踵而皈依,后来当可为闺阁中作一善导。今为彼取法名为宗贤。宗,主也,本也。贤即莲宗九祖思齐实贤大师。大师劝发菩提心文,好极。光之名彼为宗贤者,欲彼常依菩提心文而发心也。既能依此文而发心,则其素所执著之常见断见,自不须特破,而便消灭无余矣。今为彼寄安士全书一部,祈于吾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一段注及证,及万善先资,欲海回狂,西归直指各书之问答辨惑处,详细研阅。方不至自己把自己当做无根之人。虽暂活几十年,一死便消灭无有,岂不可怜之极。若知身死而神不灭,则其为寿也,何止天长地久。若肯修持,求生西方。则尽未来际,作一切众生之大导师,岂不伟然大丈夫哉。彼诸问答,俱极恰当,此不具书。又寄八德须知二集一部,能依此而敦伦尽分,方为真佛弟子。祈与彼说之。
  王寅威处,为彼夫妇及小儿,各寄经书共四包。极言人之成就,全在幼时之善教,而母教又居多半。若小时任性惯,大则便难成就正器矣。所言罗某,三四年前,来一萧老师,系以手向人治病,后无所效,盖邪术炫惑世人者。信萧者尚少,后罗来更加神乎其神,手中能现出佛菩萨相,令童男女或受法者见。一时苏州有学问智识之人,均学其法。然初或有效或无效,此邪术颇涉嫌疑。不如萧之以手向病人,罗盖以两手在其身上推拿,或一小时,后政府禁不许行。彼说光亦受彼法,可知是冒充他人招牌。普陀一弟子,在南昌提倡诺那密宗,与一切人说,光也皈依诺那,闻者问德森师,方知彼等借此招摇耳。现在邪魔出世之时,吾人只可自守其道,决不可与彼相较。一经较量,彼必更加黩谤。尔为尔,我为我,汝不来找我,我决不找汝。否则必定更要妄造谣言。蔡振绅张载阳等所开之明善书局,多半伪造之经书。谁有此精神,理彼之事乎。若上峰官有正知见,理尚有益。否则反受其害,何苦要找苦头吃乎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