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胡宅梵居士书三

  手书备悉。既欲利人,当依经文。无量寿经,何可作大阿弥陀经。大藏中,原有吴译之阿弥陀经,又有宋王龙舒所校之大阿弥陀经。若作大阿弥陀经,则令人不知究为何经。名字万不可改,改则久迷其原。居士序中,稍有不圆满处,僭为改窜。无量寿经义疏,乃隋之慧远所著。居士以为晋之远公。小说每以回名。吾人解经,自有成规,何得反效小说之用回乎。窃谓以白话解,须先列经文,后再以白话简略注之。凡不关紧要之闲字,概不用,既明了又不枝蔓。每见有白话不几个字,便弄成十数字,反费事。若完全把经文编做白话,万万不可。何以故,以久则不得其要,而失本源故。光老矣,目力不给,已于二十二年冬登新,申报(按即新闻报,申报)半月刊,拒绝一切信札差事。序文不能作,以无精力目力,非不愿为经效劳也。即此来往信,乃以手眼二镜强勉从事。若用其一,尚不能见。当悯光老而业重障深,不以见怪,则幸甚。以白话解用译字,未免有僭译经之过,不可不慎。凡说话须按事实,汝之推尊于光,何异以平民称皇帝,欲不累我以凡滥圣之愆,何可得乎。切戒切戒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