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净善居士书四

  汝说二问题,(只一可谈,二乃胡说巴道,就在第一中完全破斥了,不必再说。此语只可口传,不可登报,以免某某人见之作祸。切要之至。)汝妻不肯吃素念佛,试问汝欲常受囗囗人打骂污辱否,彼必不说常欲。无锡杀县长,关城三天,捱家搜检,令全家通走出去,彼搜检得好东西,都拿去,谁也不敢响。袁丽庭家中许多人念佛,囗囗兵不来。其家有几次搜检者,则好东西通被他拿去。苏州失守时,囗囗兵奸淫妇女,惨不忍闻。一女弟子以母死灵柩在家,不忍逃,关门念佛。囗兵打门,见他念佛,不污辱他。指其箱,令开翻翻,不拿一物而去。若不是念佛,六七十岁的老人,尚污辱,况此三十余岁之少妇乎。城门上检察极严,(最初就是兵搜,后才令女人搜检。)女人也要通身揣摸。持珠念佛者,多不过为严察,亦有不察令去者。念佛乃乱世之救难救命妙法。囗囗人信佛,但是持珠之男女,必不过为虐待。当令一切人皆念佛。凡出外皆持珠念,即要拉夫,也会放过。芜湖一弟子吴沧洲,乃军官。民廿四年在绥远打仗,被囗兵捉到,脱衣检察,见项挂念珠,随示敬不检。领见司令,司令乃彼在囗囗学堂之教员,曰你也来了。吴云我来参观参观。司令令放他去。若不是这挂念佛珠,则性命便死于兵手,还有司令领他见乎。此现在逢凶化吉之无上妙法也。汝妻不肯念,若或检察等事发现,则将何以处。此系人所作之祸。若宿世中怨家对头来,不念佛只好任他所为,有甚么法子可免。宋朝陈企杀过人,一日见其人来,知来索命,急念南无阿弥陀佛,怨鬼即站到不前来。愈念的很,怨鬼即去。陈企遂认真念佛。又活数十年往生西方。尚回来附其孙女身,说他往生事。家人谓汝在家,未画像。肯现像,当画以供养,便现西方之像。民十九年,苏州一后生,年廿四,名郭振声。在苏州景德路,开合法纸店。陪其本家一老人,来报国寺皈依。光与彼说,现在是一个患难世道,当常念佛及念观音圣号。彼廿四岁大胖子,那肯听受。次年腊月往上海,战事起,不能回苏,过年还打,不知何时才结束。火车路已断,坐小火轮绕嘉兴回苏。来去均有强盗抢,彼遂常念观音圣号,但默念不出声。夜间强盗来,彼在下舱。下舱有许多穷人,强盗上舱搜刮完,到下舱,穷人的钱通搜去。其人大胖子,穿的皮袍子,强盗并不问他。一船人通抢光,唯他一个不问。乃佛光加被,强盗不看见耳。湖南一女人生产,怨鬼附体,发狂大笑。咬自己手上肉几口还笑。其公婆看见,没办法,遂大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。其人遂若呆不笑,而儿子生矣。盖志诚念观音,怨鬼遂去。汝妻不知,现在不定何时,就有天大的祸。倘晓得预先防祸的道理,打著令他勿念,他也要偷著默念,何用你劝。由其是糊涂无知识,故不知完全在祸患里住著,反以为安乐。至大祸临身,无法可免时,恐怕如一声霹雳,掩耳也来不及了。此之谓痴人可怜悯,而不能救之懵懂虫。冤枉做一辈子人,可不哀哉。可不哀哉。你将我字教他看。若不识字,替他讲说,或即可发心。否则任他向阿鼻地狱里,常享受阎罗大王的铁床,铜柱,剑树,刀山,镬汤,炉炭的上妙供养。其为乐也,乐无以加。试问他愿享受此好供养,及愿受此乐否。彼若愿,也算是一个好汉子。恐怕他听也不愿听了。不听做这个好汉子,要做没用的念佛老太婆了。汝行医,切不可学今之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之庸医。无论男女,均令彼断房事。直至大复原后,尚须过月余,方可一行。否则纵令不死,也成残废无用之人。除闺女寡妇不可说,余俱为说,切勿以为碍口。求子者,须令断房事半年,以培足先天。待妇天癸净后,其夜天气清明,日吉无凶,一行即可受孕。从此永断房事,生子决定体格强健,心识聪敏,性情贤善。又令夫妇常念观音圣号,决定可得福德智慧华国宜家之儿女。今之医生,只知医病,病之大忌,就是房事,概不肯说。不知由此死了多少青年男女,此虽不是医生医死,然不为说病忌而死,亦不能不负误人性命之罪。若无论什么病,均令断房事,则是与人强健长寿安乐,其功德大矣。再劝人吃素念佛念观音,尚能令人了生脱死超凡入圣,则是艺也而进乎道矣。较彼只医病者,功德更大多多矣。女人临产念观音,决定不会难产。一函遍复中已说。女子从小当学慈善,不生气,后来好处说不能尽。若爱生气,后来苦处亦说不尽。若喂儿奶,生大气,其子必死。小气其子必病。此从古名医神医所未发明者。女人性情柔和,家道也会和。子孙相观而善,其利无穷。药方中治疟疾方,虽数年十余年不愈者,亦一治即愈。去年一弟子,为常州十四年之久疟治好,十四年不知经多少医生医过。戒烟方治肝气胃气疼,虽数十年者,亦一治即愈。光目不敢在雪白纸上写,故书于此。疯狗咬方,多贵药,药店均以假药代。大钱买假药,反致误人性命。此方极便宜,但有地鳖虫。要病家为此虫念佛超度生西,则两得其益矣。光老矣,以后切勿来信,以无目力精神应酬也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