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徐平轩居士书

  接手书,知令慈握珠一事的确,实为不可思议。其所以须询问者,以今人多伪,皆是凭空妄造。光唯愿以实传实,不愿说得好听,以致以凡滥圣也。三日入殓,方沐浴换衣,极是。以一向皆以二三句钟为说者,以不洞事者,不肯等待至久也。果如是,理宜改作三日,方举哀沐浴更衣。四十九日方举哀,于理则无碍,于事则似乎太疏阔矣。不足为训。三日举哀,实为至当之极。江浙大战四十余日,百姓流离载道,惨不忍闻。战地之人民家舍,生口器具,一无所有。即令逃之外方,得以不死,亦不能成立家室。每一思及,为之痛心。上海倡办善后,以故无从提及他处赈事。前纽元伯谓江西水淹三十余县,以捐册寄光,冀光劝募。光只好自捐百元,以尽我心。贵会亦助百元。以光本无蓄积,此尚是支用大士颂之助印资耳。所愿各带兵之长官,知同室操戈,为自戕手足及与身命。从兹放下争竞之毒心,发起共和之慈念。则国家幸甚,人民幸甚。否则鹬蚌相持,渔人得利。欲不同充彼腹,其可得乎。哀哉。祈正课外,加念观世音,以为预防之备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