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唐大圆居士书二

  前接手书,谓欲归湘,未知归期定在何时。现今世道人心,陷溺已极。而邮传之便,一日千里。每有无赖小人,若或有人与彼有隙,便妄造谣言,遍发传单,及登报纸。只欲坏人名誉。不顾自己折福折寿,及将来堕落三途,受诸极苦,为可怜愍耳。彼等既快所欲,其受此传单阅此报纸之正人君子,固可备烛其肝肺。而流俗之人,则成一人传虚,万人传实。不但世间正人之可为极庸劣人。即古之出格圣贤,亦可为极庸劣人。所以有法华楞严起信等,为伪造之说。若不究是非,唯以所闻者为是,则三教圣贤经典,皆当付之丙丁矣。光生而愚拙,概不预社会诸事。而以不附和,故妄受彼等诬谤,加以第一魔王之嘉号。而谛闲为第二。范古农为第三。以马一浮为破坏佛法之罪魁。其传单有三数千言,想亦早已见过矣。光一无门庭。二无眷属。三不作一事。纵诬语翻天,固无所得失。而亦藉此消罪业而增善根。不但无所破坏,且令受其资益。若谛闲古农,当道弘法。不知道理之人,一见此种言论,谓为真实,便可退其信心,增诸口业,实为可悯之至。是以凡观传单报纸,不可一观即以为是,而遽即笔之于书。以致展转传扬,有损自他也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