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

上一篇 下一篇

复张汝钊居士书

  竺瑞莲,人极忠厚,有志弘法利人,当受其聘。此之学法,不宜按学堂章程,当按修持而为教授。最初须令读四十二章经,佛遗教经,八大人觉经正文。兼以蕅益大师之注,为之讲演。次令读净土五经。俾于净土一门,备知其所以然。则敢于一切人前劝修净业,而不被他宗玄妙高深之教理所摇惑。次则读梵网经。次则研究净土十要,兼阅净土圣贤录。聪明者不妨多看净宗诸书。亦不必特开一国学之名而学文字。佛经古人注解及与著述,皆文也。当令详审其语意,宾主问答与其意致。则终日看经书,即终日习文字也。前月霞法师讲华严,又请一老儒教国文,又请一讲说文者讲字义,光闻之颇不谓然。经非文乎。注非文乎。终日看经阅注,不足为行文之方法乎。后未及一年,以用度太多而散,遂移至杭州海潮寺。彼有信令曾学者来学,光因以此意为彼说。汝谓白衣为比丘尼师,及讲解戒律,或有与佛制冲突处。但不自居师位,以作同学,互相研究,则绝无妨碍。然须敦实行,勿徒以学文字为事。文字是附身之用,德行是为人之本。况彼等皆非幼年,倘以竺居士所设国学国文为主旨,则是普通学堂之章程,非修持学堂之根本。彼于此事不甚明了,当以光言为彼说之,彼必不至不以为然也。以后凡有求作传记者,当以誓不为人作传辞。否则好名而恶实者,日求作传,以期一死即作高僧。便成以假为真,令人谓真者亦是假造。则佛法之一败涂地,皆此种聪明人之所致也。

  

净土专修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