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与高鹤年居士书一


  阁下去冬来山,令作缘起碑记。光以正在打七,不愿属思,故约于四月间,寄至陕西。今于正月初五,接其手书,知尚在南方,故集千五百余字,以塞其责。所惜学业肤浅,不能发挥至极耳。又菩萨示迹之记,系光于光绪十一年(一八八五年)住大顶时,每念大士开山,千数百年,了无碑记可考,实为第一憾事。一日至刘村,散步西寺中,见有数碑,皆台山碑,然所说皆不关紧要,不须记录。中有一碑,系一块石板,了无一字。光试取砖磨之,乃元至元七年(一三四一年)依古碑所序之缘起碑也。以岁经六百余年,被水垢封蔽净尽。遂喜不自胜,录而存之。又告会首刘四,令立碑山上。次年北上红螺,后复南至普陀,每忆此事。至民国三年(一九一四年),定慧师来山,嘱彼抄而寄来,一则欲登佛报,一则欲修普陀志时,叙其事于中,以示大士寻声救苦之一端。今台殿重新,祈居士印净土缘起记时,一并印之,以开发信心。至山,当白修工首人,令其刻碑山上,俾大士一番慈佑,不至久而湮灭。又光所作赞,及赞前小序,一并刻之。茅蓬碑,及此碑,具宜字迹粗大,庶易阅,而复能垂久。倘用高大石料,不但费钱,兼难抬运。似宜用两块碑,合在一处,则石料省钱,抬运便当。但取圣迹昭著,不计样子好看。宜以光意,告与首人。又印时,必须仔细校对,勿令错讹增减。又须圈明句读,以便观览。否则,学业肤浅者,便难领会矣。印出,须寄几张于光,以作纪念。并候禅安。不备。

 附一 无门洞决疑
   南五台山,无有大洞可以住人,亦无有洞名无门者,其是湘子洞,决无可疑。盖以清季以来,法道衰微,哲人云亡,志乘佚失。又兼频经兵火,久无人住。无知僧俗,以习闻韩湘子故事,妄立其名耳。光绪初,厉,身心悚然,妄想消灭,正念昭彰,即楞严所谓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之意。盖以身为总名,六属别目。以总摄别,故但曰摄身耳。其后哲人悉没,志乘佚失。无知僧俗,遂讹作舍身。又有魔民,造作魔说,谓观音于此舍身,方成道果。如是齐东无稽之谈,玷污大士,贻辱法门,招外道之邪谤,启愚人之魔思,为害诚非浅浅。此与普陀以观音眺,作观音跳,同一魔见。诚令人可叹可恨,可悲可怜。

弘化社网站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