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许止净居士书一


  受戒一事,如在佛前受,但以志诚忏悔数日,即向佛白曰,我弟子某某,誓持优婆塞五戒,及菩萨十重四十八轻戒。即已。若曰要见好相,今人实难感通。乃是以好相作障,非随分随力领受法益也。杀业微细,未证初果,皆难清净。但只留心护生即已,何可引及无意中伤,及力不获救之事。若如来书,则便难以为人矣。外道以呼吸有微生虫入口中,虽吃素,也难免杀业。光谓此之知见,同于见蚊虫屙于自身,谓身同圊厕,便欲一切人同投圊厕,以享此乐,同一邪见。何可以之为难。佛令罗汉具天眼者,不得用天眼看水。以天眼看,则无无虫之水矣。法师前不须好相,佛前反要好相。此对治轻僧之心。今既不便于僧前受,佛前亦可作僧前。如必欲由僧受,择其有德者即可,正不必待戒期随喜多日也。出家人必须入堂习仪,以期受戒后,入众安住耳。在家人随于何时都好受,但一座说之即已。至于冬月畏寒,非裘不暖,亦可从权。但心存超荐,庶无过咎。世人不肯发心戒杀,每以力不能戒之事作难,此系阻人胜进之邪见。吾人依佛教行,当由浅至深,由粗至细。若最初即以充义至尽之事自拟,便为自贼。又阁下见地甚高,唯于吃素一事,今始清净。而夫人佣妇,皆不能随喜。则其平日开导之事,殆未之行。否则断不能不相感格也。魏梅荪十年八月间见光,谓不能吃素。光令熟读南浔放生池疏。至十月则长斋矣。次年,南京开法云放生道场,实梅荪主持之力居多。邓璞君一家并佣人皆吃素,日三时通到佛堂念佛,烟酒不入其门。方慧渊女士,由其兄寄光文钞,遂发心念佛,家中小孩仆婢均吃素。其夫初不甚信,今亦日吃两餐素,夜饭稍用点荤,然家中绝不杀生。彼略通文字之妇,尚有如此化导之力。阁下若志在利益眷属,常与谈说食肉之祸,当可渐渐顺从,决不至长相背戾也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