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致李苦实居士书


  光于七月十七下山,二十八至杭州,八月三十由杭至沪。见汝八月初二之信,不胜愧怍。但以月余日之信札,差事堆积,无暇作复。汝既看文钞,何不依文钞所说,敦伦尽分,信愿念佛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而行。而乃欲来普陀,求我剃度。汝知我为何如人。我乃远方客僧,闲居他寺,何能收徒。文钞中,汝曾看见与周群铮书乎。汝知今之时,为何如时。各处都欲驱逐僧尼,藉没庙产(恐成从前广州故事,险极),现已岌岌乎危。汝欲来山剃度,是舍生路而寻死路走,其为愚也,一致于此。千万勿来山,来山则光决不与相接洽。何以故。以汝不知好歹,不听忠告之言故,无可与言之价值故。汝且放下狂妄心,脚踏实地,照我前文所说而行。以此自利,复以此利他,决定可以带业往生。不观观无量寿佛经孝养父母,奉事师长,慈心不杀,修十善业,为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乎。汝谓出家好修行,乃躲避心。使汝真出家,又有别种烦恼发现,仍是不好修行。放得下,通好。放不下,通不好。汝知也否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