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致故里书


东西村保长,乡老及诸伯叔兄弟等钧鉴:
  印光自幼颇不自量,欲为理学派之士人,遂深服程朱韩欧之毒。幸宿因有在,致疾病连年,虽非卧床不起,然于学大碍。后忽自知前非,遂于光绪七年出家为僧,冀消恶业,拜报历代祖宗父母之恩。十二年,由长安往北京红螺山。十九年往南海普陀山法雨寺,主人以光好静,不贪世缘,遂令住闲寮,除二时上殿外,了无一事,随意看经念佛。山上有知光能支笔墨差事者求之,不用己名用彼名,或用捏名,故二十年来甚安乐,经年无人来会,无信来投。至民(国)六年,三原王幼农以一信印数千,徐蔚如以三信印数千,渐入苦境。次年,蔚如又特排印文钞,从此一人传虚,万人传实,而信札往来,月上百封。又以不自量,志欲利人,刻排各种经书,长年了无暇时。十七年,香港诸弟子请住香港,拟次年去,故离普陀,暂寓上海友人寺中。十八年,以排历史统纪不能去,冬间以过劳稍病,友立阻去港,令在彼苏州报国寺闭关。十九年四月入关,因闻吾乡荒旱,以一千六百元,托华洋义赈会办事员,归依弟子杨慧懋,亲送吾村,彼回扶风,稍有报告,未知作何办,光亦不问其事。今(年)正(月),福云,永贵来苏,知吾村凋零不堪,不胜痛心。问及三分祠堂,言现就祠内立学堂,名印光学校,东西村学生均在此读,智杰为教师。又云,门房新盖三间,名圣量会,村中贺保长,有几桌人在此吃席,以此房系东西两村人出钱盖的,故东西两村贺保长,议公事,都到圣量会。光问,何东西两村各家出钱,在我三分祠堂盖官房,吃肉喝酒,议公事,取名圣量会乎。彼云,十九年赈款一千六百元,散两村各户,见十抽一,得一百六十元,在我祠堂前面盖房,作东西两村的官所。以此钱又由法师放赈得的,故以法师的法名为名。光闻之,不胜叹息曰,何得吾村发生此种规程。我以一千六百元赈两村,两村抽出我赈款十分之一,在我祠堂盖房,作宴客议事之用,谓是他们自己盖的,又名圣量会。是我圣量以一千六百元引东西两村占我祠地,我罪过大矣。然我学佛之人,不肯与人相争,因备二百元票,令福云等带去,到家即通知两村一切大众,到城隍庙议事,将此款缴保长,乡老等,作还彼盖房费,立即取消圣量会名目,除两村学生读书外,余均不许。此学堂系三分人肯作公益而立,不得谓此祠堂在两村学堂地上。如此办法,两村乡老当肯许,幸何如之。如固执不改,我当请两位很有面子的老先生,特函婉劝,期其俯从光议,想诸位不能不看二位老先生的面子。既是事必如此,似宜以省事为妙,不必惊动这两位,为省彼此答复之劳。无论肯与不肯,福云,永贵等,不许与众相争,但以实情函知我。前所说之法,乃维持世道之法。若能以维持世道之法办很好,否则我便以菩萨舍身命以满众生愿之法行之,则向两村大众顶礼忏悔曰,圣量罪过,祈垂恕宥,便将此事置之东洋大海,一概不问矣。书此祈诸位明鉴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