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念佛居士书二(附原问)


  ●问,大儿因本身夙业,与弟子夫妇遗传之关系,缺少慈和,异常偏执。本拟寄托江易园居士教化,家庶祖母虑其路远,倘有疾病,无人料理,不欲令行,故遂中辍。盖亦此子福薄,不得早受善知识之陶镕。然心愿已发,或终有遂顺之日欤。
  ○答,远从易园,不如在家自教好,祈永息此念。光于世故阅历已熟,汝尚难教,易园当更难教,以不敢认真苛责故。彼果是有根器的,在外也好,在家也好。否则,在外不如在家多多矣。
  ●问,谚云,家富不如家和。至于一家之内,不和之端,起于夫妇,延及子孙。忿争之习已成,改之极难。惟有全家吃长素,庶几日相薰习,化戾迎祥。弟子家中除弟子与大女二人,现吃长素。其余子女,亦未敢十分违拗。但因内人不愿长素,故诸子女亦随之吃荤。使内人改吃长素,即可全素矣。又弟子儿女林立,用度浩繁,而内人不知大体,常到各房赌博,每月总有十余元浪费。且渐使儿女效尤,更觉危惧。弟子屡次劝渠吃长素,戒赌博。且常喻渠,别家兵少,筹粮尚可从容。我们兵多,筹粮必须早足,方免溃乱,渠总不听。兹拟一法与渠言明,此后如再不从,即将家务统行脱卸,潜避他方,一切由汝自负责任。俟汝修改之后,方始回家。如此主张,未知可否。敬求慈悲明示。
  ○答,彼等不能如法,一须以言劝谕,二须于佛前代为忏悔,祈其加被,令彼回心转意也。当以平心和气,说世间富贵人逸乐致苦,贫穷人勤俭致乐等事,当做闲话说,久久或可以动心。若加以严厉声色,则便成抵抗矣。不唯无益,且致更甚。又此话只可弯弓,不可放箭。倘汝真走出不理,则不一二年,子女失教,不可成器。家资家规,当一败涂地。汝何想出如此坏章程乎。宜永莫说,但用劝谕祈祷二法即已。
  ●问,弟子德薄才疏,局量偏浅,此后拟即谢绝外缘,在家孝亲课子,虔修净业。倘遇有缘,随机劝化。终身如此,亦无所憾。区区之诚,当荷许可。
  ○答,谢绝外缘,在家奉亲教子。随机劝化,实为莫善之务。
  ●问,冤冤相报,是否为怨怨相报之误。
  ○答,怨怨,仇也。冤冤,屈也。儒释经典中多混用之。华严经有一半是怨,一半是冤。若过细讲究,固当分用。
  ●问,弟子或与人发生忤意事,即起抵抗仇复之心。又遇女色,不净观提不起,当因夙世瞋淫二习太重故耶。
  ○答,此病当于无事时思量,有事自然不发此恶念。女色不净观提不起,当从因果上想。或想母姐妹女等,则便消灭矣。
  ●问,昔年恩师复谕云,净土法门,修有专圆。由众生根器不一,致诸祖立法不同。善导令人一心持名,莫修杂业者,恐中下人以业杂致心难专一,故示其专修也。永明令人万善齐修,回向净土者,恐上根人行堕一偏,致福慧不能称性圆满,故示其圆修。窃闻一句弥陀,普被诸根。竖彻五时,横赅八教。六度万行,无不包罗。依之成佛,绰有余裕。何以专修仅限于中下,上根又虑其堕偏,则与普被赅彻等义,似有抵牾乎。弟子愚昧,敬请明诲。
  ○答,汝何得以圆话作偏说。一句阿弥,法法全该。上根不能超出其上,中下则由其专精,故能获圆益。上根能圆修,若偏专修,亦非不可。但于建化门头,或恐不能普摄诸根也。汝先之志,其大无外,至今尚作此偏见,则其见理未能透彻之所致也。
  ●问,敬问各寺中每有阿弥圣像,安东向西塑立。若课毕对之回向,适背正西,心殊不安。想以另至他处,回向为妥耶(约弟子一人言,非谓寺僧悉如此)。
  ○答,西方极乐世界,方方皆有阿弥陀佛。能如法固好。否则,作此想则无碍。
  ●问,大女性欠慧敏,却尚静笃。如阿弥陀经,感应篇,大学,论语,均已成诵。普贤行愿品,女论语,亦能循读。每日礼佛四十八拜,读弥陀经行愿品,感应篇各一遍,念佛千声。尚拟授以毛诗,使其多识字。再课以地藏,普门品,玉耶女,四十八愿,九品章等,未知太繁否。不如专令念佛,易致一心乎。并求指点,曷胜感激。
  ○答,毛诗万不可读,以国风多属男女感情。彼女子未能立定脚,一读此书,或开情窦。切记切记。女子有女子之事业,刺绣不学亦无碍,裁缝决不可不学。若专一修行,或守贞,或出家,不学尚无大关系。然亦须学会方好,或从夫,断断不可不学裁缝。否则,后来必受其制,及受人欺侮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