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赵俊峰居士书


  以前不敢致信者,以南北道路辽远,一行非数十元不可。况土匪到处充斥,若路上遇此种事,则将何以处。又彼等皆未见过,真假难辨。若来,光亦无法安顿。是以一味不通函件,为最稳妥之办法。今则已通函矣。当与乡人说,千万不可南来。以一来非数十元不可。且光明年定规离苏远隐,则不得见。即见,光也不能接济回去之盘缠。况南方码头上坏人甚多,看见乡棒,彼便用计骗诱,必令所有通归于己,方可甘心。又念佛一法,是按经典所说而修的,不是有秘密的,绝无口传心授的道理,何可冒险而来。即来,光也不能供给你们用度。以光一介贫僧,一向无庙,住人家庙,也无一个出家的徒弟。即有人送我钱,随来随用,并无余留。若同乡同族来,勿道无钱供给,即食宿亦难应付。以一人而供给若干人,何有此力。又素不相识,何可冒昧而来。既是冒昧而来,只可以不相识拒之。以免由一人以招致多人之屡屡搅扰也。人若以己之心,度人之心,必无此种无道理之希望,否则只可自贻伊戚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