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崔德振居士书五


  生此末法,自无资本,承诸人之厚意,于此朝不保夕之乱世,欲将诸宗之经论悉通,而为此朝不保夕之人民,弘各宗之法。此语乃汝敢说,光则不敢说。何以故。勿道汝无此本领,即有此本领,与佛无异,亦只是契理而不契机。何竟不以净土为提倡乎。将谓一提倡净土,便不显阅藏之所得,而失自己大通家之身分乎。汝完全在梦中说梦话。光恐汝后来着魔发狂,故不惜苦口,息汝狂见。阅藏则可,弘法当有专主。汝于佛所说三根普被,九界同遵之法,于朝不保夕之时,尚不欲专一其志,足知汝不知世务,狂妄自是。又既知阅藏知津,何又先说多少章程。光意汝未知有此书,后又提及,益知汝自作聪明,不依古人之极善成规。至论各宗专经论,当看法海观澜(二本,扬州藏经院有版)。即遍通各宗,其弘法于朝不保夕,救死不暇之时,决定不可不依净土法门,此万无一疑之定章也。汝宜自谅,否则非吾徒也。所求法名,另纸书之。光初六往申,十七即回。初九起七,不入众念诵,在寮房自念。午后只说一次开示,无论何人均不会,不受馈遗。十六留一日,为说三皈五戒(此事光不许,屈文六再三说,故为说一章程)。因目不见字,只照平常方便说。光令人代,彼不许,亦只好随他去。所有香敬,无论多少,均作会中费用,故能不至累死,否则非至累死不可(十八回来又入关,以避各处邀请)。光老矣,以后永不许来信,亦不许介绍人皈依,凡阅经所钞,及所悟,所发挥之稿,均不许寄来,以无目力应酬故也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