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苏致祥居士书


  昨接古农及汝之书,备悉贵地外道兴盛。汝能舍外道,冀修佛法中净土之特别法门,亦可谓宿有善根。然其自高自大之处,绝不自知。故知虽读佛经,也只是皮毛而已。古农系朋友,凡来信,均称弟子某和南(和南,即稽首,顶礼也)。汝十五人求古农介绍书,并无致光之字,称名处,只云苏致祥合十上。汝入外道时,当不止合十而已。光文钞中,有清世祖章皇帝,与玉琳国师法徒茆溪森禅师书,署名处尚称法弟行痴和南。使汝为皇帝,则又不知作何种轻人自大耶。今将古农之信附函寄来。又祈查文钞卷一六十七页复尤惜阴书自知。兹不详说。汝既知光目力衰,何得写此种小字。八行信纸,作十六行书,何得惜纸而不怕光看时吃力乎。光宿于目上,大造恶业,故生才六月,遂即病目。一百八十日,目未一开。后还能见天,已属大幸。今七十九岁,虽径寸之大字,不戴镜尚看不清。凡来往信札,必手眼二镜双用,方仿佛能见能复。汝将谓此书与古农,非与光乎。古农尚能为汝钞呈,有是理乎。师者,人之模范也。此种处若不训示,则是自轻佛法僧,亦令人轻三宝也。且莫说光好求人恭敬,此正光恭敬人处。否则于三宝尚不肯说一屈字,况实行礼敬乎。如此学佛,决无大益可得。欲超凡入圣,须待驴年,或可梦见。若马牛羊等年,断无此因果不相符之事矣。故曰光实恭敬人也。余详一函遍复,不赘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