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谢慧霖居士书


  两次航信,以人事冗繁,未能即复。所立功课,无有不可。女校训词,已于二次航函来之次日,并汝之信,一函寄云台矣,勿念。密宗道理,不可思议。而今之传密宗,学密宗者,各以神通为事,未免失其本旨。传者尚无真神通,学者谁得真神通。诺那来上海太平寺,言及密宗,亦以往生西方为事。而阿弥陀长寿陀罗尼,持之开囟门,即能随意长寿,或即往生,此语何可一概。勿道尔我不能,即诺那也不能随意往生。诺那言,被达赖闭之土窖,日从上钓下点稀饭以度命,以手摸其窖土,六年得穿,逃之中国。云窖中一无所有,并筷子也无一根,手摸窖穿,其苦何可胜言。况闭之窖中,则屎尿狼籍,臭秽不堪,何不于此时往生西方乎。光初闻彼言,以为其人完全不知佛法,否则当志诚持咒,祈其自出,何用手摸乎。后又闻其能为人治病,颇有效,因兹景仰者众。弟子以此事问光,光复之曰,此事理,实为的确有之,但不可谓人之均能。显荫已得密宗真传(谛闲法师之徒),回国看其师,以其师言,汝声名甚大,当闭关,真实用三年功方可。彼学得一肚皮佛法,闻其师之言,如刀刺心,即得病,次日即往上海居士林将养,年余而死。死时不清楚,咒也不念,佛也不念,一班居士为彼念佛。显荫显密俱通之大灌顶阿阇黎,尚如此。大愚在上海宏密宗,向之者趋之若鹜,令人一百日成佛。三层楼洋房租六七座(在金神父路,此地空房甚多),可知其人之多。十七年下半年来,至十八年夏,北京有欲藉此以获利者,以一千多元作川费,接之北京,举国若狂,直同活佛出世。四十八日即可成佛。至下半年,已有嫌疑,声名渐减。后因欲发财者,欲得胜者,向之皆言可得,通皆失败。其人恨之切骨,从此北京天津无人理,此时正好以长寿法往生,乃回家做俗人去。足见密宗所说现身成佛等义,皆非普通人可希望之事。彼徒皆侈谈神通。数年前白喇嘛在南京,做金光明法会,时天旱,又求设坛求雨,至圆满,一滴未下。今夏□□在杭,作时轮法会,杭比别处旱灾更大。后到上海,一伙信者,求彼祈雨亦一滴未下,且将中国之钱,买枪炮,拟运西藏,也有被强盗抢去者,也有买者作弊,得钱而逃者。彼若有真神通,何于此种事皆未能知。须知密宗要旨,在三业相应,果三业相应已久,便可从心所欲。未到心空而妄欲得者,或至著魔,此密宗一大关系也。
  此信不可发表,以免暗祸,今大勇之徒,悉归而宏密矣,不可不慎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