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复顾显微黄涵之书


  显微、涵之二居士均鉴,杭湖鱼事,前日杭钟康侯已将呈稿及报寄来,令光作疏。本拟昨日即寄去,以有人客,致未写完。昨康侯又寄信,并将已决之议并政府批寄来,今当将疏寄去。钟原令寄一份与涵之。今闻已令许止净作。止净之文,高过于光多多。今将其稿寄来,或俱用之,亦更可发人深省。光之文拙朴,但有其意义而已。许之文则词理俱妙。若俱用,亦当再将许文寄与康侯,光即今已挂号寄去矣。念佛歌尚祈显微居士再为修改方好。光春间拟拨一千印书洋,前以事未成,故不敢任,今事已成,当助少许。前江易园寄二百元令放生,光详察时机不敢放,因改作印书。已录于白话嘉言功德名中。今仍作放生。又曹石如寄二百元荐母,半念佛,半作善举。今亦以此一百元放生。祈到太平寺,向真达师要三百元,上光帐。至于捐册,二百书江易园名,一百书曹石如名。勿用印光之名,或者作印光拨江曹印书洋若干亦可。光本不欲书名,或欲借此提倡,亦属有益之举。佛教前途,危险万状,普陀之情景不易言宣,虽未如黄岩永康之烈,然二三年愈入愈深,直成入室操戈,喧宾夺主。而山上僧中无人头前办事者,又无道德学问见识。光系吃闲饭人,以彼既无能事之人,光亦不能为力。欲前途转好,非菩萨大显神通,则永世无望矣。祈与厚在居士说其所以,光事多不暇另函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