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安徽马其昶之女听金刚经病愈坐脱记


  安徽马其昶,字通白,乃现今之文学大家,著述甚富。初则唯究儒宗,不知佛法。近十数年,方知佛为大圣人,其教有不可思议之事。因日诵金刚经,兼持佛号,求生西方。其第三女,名君干,适方氏,颇聪明,通文理,有古烈女风,通白甚爱之。其于提倡女学,不遗余力,初肄业于沪上务本女塾,继受北洋大臣袁公聘,开女子师范学校于天津,后又游学日本,以广见闻。唯于佛法,绝无信向。民国十五年五月,产后得病,苦难忍受。通白悯之,对彼念金刚经。彼一闻经声,身心安乐,及至经歇,复觉苦痛,通白遂彻夜为念。忽坐起,止令勿念,若好人然。且曰,我于金刚经所说道理,悉皆悟到。便欲现大人相,说无生法,冀一切见闻之人,同种善根,诡言家中褊隘,欲往医院将养。以通白与其婿方时简,同寓京师,租屋共住,故不能过为宽敞幽雅也。通白见其志决,乃令其夫送之德国医院,择极超胜之屋安置之,令其夫与医院侍人各去,彼则合掌坐脱矣。噫嘻异哉。此与庞居士女灵照,以日蚀绐其父离座,彼即踞座以坐脱者何异。李木公素不信佛,闻通白说此因缘(木公,通白门生,十年秋,通白回安徽,过沪,至木公家说之),全家归依三宝。普门品所谓应以何身得度者,即现何身而为说法,讵不信欤。而其夫时简所作行状,反湮没之,其罪过实非浅鲜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