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法师文钞补编

上一页 目录页

拜谒印光大师记


  (谢慧霖居士) 

  十九日

  癸未十九日晨七钟,偕明道上人乘京沪火车赴苏州。午前九钟到达。入城时,忽悟一句佛名放下一切,绵密持念,即已包括涵养,察识,一切工夫在内,不必格外用心。明道上人导往护龙街南段穿心街报国寺内,谒见吾师印光老人,即留住寺中。老人年七十有三,精神内敛,言辞恳切。论及宋明理学,谓其持论太过,不足以接引初机。不信因果轮回,尤为错误。今日人心肆无忌惮,酿成浩劫,何莫非此种语言为厉之阶。盖因果者,世间,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,救度众生所示之至理,如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决无丝毫错误。世之治乱安危,事之吉凶得失,如来之证一乘,众生之堕三途,皆始于初因,成乎后果。人多忽略而不深察,是以人心日坏,世界日乱,可不惧乎。余问,理学家不信开悟,亦自有其寂然不动虚灵不昧景象,恐其尚在根本无明住地,未能彻底掀翻。师言,理学家于见思惑恐尚未断,遑论尘沙无明惑也。果然大公无私,不执门户之见,其造就当不止此。至我无轮回心,自无轮回事之言,是佛菩萨境界,学人未易及此。但须好生念佛,一切功用自在其中。老人慈悲深切,境界极高,非浅学所能测也。

  二十日

  甲申二十日晨八时,幼庵(按,谢居士内弟)及张君鹿鸣归依印公,余亦随同作礼。老人以三皈念佛谆谆相勉。继又论及理学家不明因果精微之理,反肆毁谤,为今日世道人心之患,皆此等议论有以致之。其造就不能深邃,正心诚意不能笃实,亦缘于此。务须引以为戒。

  二十一日

  乙酉二十一日晨兴,印老命明道上人导余与幼庵诣开元寺礼拜迦叶,维卫二世尊像。云此像于晋代浮海而至,迎供寺中。极为灵异。其事详载邑乘。日本僧侣多来瞻礼,苏州人士反多不知也。旋辞印老,搭火车赴无锡。

净土专修

上一页 目录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