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

大鼋

唐益庵说:“清咸丰癸丑年,台湾匪徒作乱,我帮助徐树人观察使及裕子厚太守,操演筹划军务。后来判逆首领被擒后,南北路便次第平定。当我整军第船返回时,“小刀会”匪徒,又在漳厦倡乱。舍弟唐升庵,以福建上杭县知县身份,随从瑞促、文宾都转运使,率兵平讨厦门,我时刻都在担忧舍弟的安危。

有一天,适巧有轿夫四人,抬一只大鼋出售,先到经历厅,要求售价洋银四元,经历官张君,要给半价,轿夫不允,又抬到我住所,我刚巧外出,内子出价如张君,轿夫抬起要走。这时,鼋突然泪下涔涔,鼋体忽然变重,好像不愿离开,内子怜悯,便照原价购买。

次日,雇一小舟,选命诚实可靠的方姓仆人,载到海口放生,鼋体似乎又忽然变得很轻,两人便可抬走。

这时,我便向鼋默祝道:‘你固然是有灵性的动物,舍弟现在在瑞仲、文宾都转运使军队前,但望你能为我带来一信,庶几不负我买我放生的心意’。当时是九月八日,到了海口投入海浪中,鼋再三回顾,好像表示感谢的情状,然后消失于巨浪中。经过一月,忽然接到舍弟书信,信上正是九月九日发出的。

由此可见,气度高超的甲壳动物,虽是愚蠢物类,然而其形体巨大,其性也灵。起初大鼋落泪,是因怕死乞怜,接着体重减轻,是因欣获生机,使人便于抬走。一张家书,而时日正巧相合,而且沿途不受阻扰。那知不是鼋受我默祝,暗中助佑所致,比起古人雁帛传言,岂不是更为奇异?因此记述于此,以广劝世人,多行放生。”

返回目录     上一页    下一页